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原来如此

有些道理悟了几十年,还不透

 
 
 

日志

 
 

郑德峰夫妇上访情况汇报  

2011-07-27 19:08: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基本情况:

      郑德峰,男,生于1948年1月,常宁市工程公司退休职工;其妻雷延秀,生于1955年9月,常宁市工程公司退休职工;家住常宁市宜阳办事处三合村18号。其子郑军,生于1978年12月,生前系常宁市住建局内设机构村规办攻蓬塘所(以下简称蓬塘村规所)负责人。       

        2011年6月22日,是胡书记的信访接待日,郑德峰夫妇第一次来我局上访,要求要见胡书记。我局接谈二室工作人员听取了郑氏夫妇情况介绍:其子郑军生前系蓬塘村规所所长,既负责村规所的工作,也接受蓬塘乡党委政府的领导,参加乡里的工作,并有一个联系村——砂塘村。今年5月12日,是郑军的结婚日,5月21日正值婚假,由于全省的计划生育检查,乡党委多次电话催促郑军去乡里上班,郑军于5月21日晚9至10点钟租车去了蓬塘乡政府,没想到23日被送到了常宁市人民医院,昏迷不醒,25日转往南华大学附二医院,26日早上抢救无效死亡。郑氏夫妇的主要诉求有:1、要求工伤认定;2、要求死亡补员;3、如果不能认定为工伤,要求经济补偿。我局接谈二室工作人员告知郑氏夫妇书记接待日因事改在6月29日,然后电话通知住建局派人前来接访。多次电话催促后住建局负责人袁贵金、信访室主任刘兰芳、村规办主任张云来到我局;恰好碰到我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易美艳,袁贵金同志在向易美艳同志简单介绍情况后,提出让信访人见一下胡书记,希望将其认定为工伤;被告知书记接访日改在6月29日后,当即告知信访人6月29日书记接待日再来,并将人带离了信访局。

        6月29日的书记接待日因故改到了6月30日,6月30日又因故被再次改期。6月29日、6月30日两天郑氏夫妇都是早早来到我局,每次来都是哭哭啼啼,滞留在我局不肯离开;我局工作人员每次都一边通知住建局前来接访,一边做耐心细致的工作。

       7月4日郑德峰夫妇再次哭哭啼啼来到我局,见到陈局就跪,并声称事不解决不回去了,不想活了。鉴于这种情况,我局为其召开了一个协调会议。会议由我局党组书记、局长陈德国主持,我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易美艳、我局接访股长黄晓艳、我局工作人员徐富业、市住建局党委委员袁贵金、市住建局村规办主任张云、蓬塘乡信访室主任雷      、劳动站站长曹       、市医保中心贺       、工伤中心胡       、市民政局副主任科员尹艳红、市人民医院医生彭常舒、市计生局奖扶办         、郑氏夫妇及亲戚曾运华参加了会议,会议分三个个阶段进行。

      第一阶段是了解情况。

     首先由上访人陈述了基本情况和基本诉求。上访人郑德峰简单介绍了其子郑军的主要经历、发病经过,提现了三个主要诉求:1、要求用人单位予以经济补偿:2、要求死亡补员;3、要求认定为工伤。

    然后各职能部门分别介绍情况、发表看法。

      蓬塘乡信访室主任和劳动站站长重点介绍了郑军发病经过和郑军死亡后攻蓬塘乡所做的一些工作;市医保中心贺      就医保方面的有关事宜给予了明确答复;市住建局负责人袁贵金肯定了郑军生前的良好表现,介绍了住建局在郑军死亡后所做的积极工作以及给予郑氏夫妇的关怀,提出了认定郑军同志为工伤的要求,市工伤中心胡        明确答复不能认定为工伤,并阐述了理由。

   第二阶段是问题探讨,我局工作人员要求郑德峰夫妇回避。

   探讨过程中,市住建局领导一再请求工伤中心为郑军同志认定工伤  。工伤中心胡       答复了两条意见:1、按政策郑军死亡不属于工伤补偿范畴;2、住建局村镇办没有为职工交纳工伤保险费,如果郑军能认定为工伤的话,那住建局得赔偿几十万。此时会议的主要议题转到了死亡补员上面,大家一致认为按目前的政策逢进必考,没有死亡补员的说法  。些时会议的主要议题自然转到了经济补偿上面。这时住建局提出由财政予以补偿,被我局否定。我局提出由市住建局、蓬塘乡、市民政局、市信访局等单位予以适当的救助。

第三阶段是会议决议阶段,郑德峰夫妇继续回避。

我局党组书记、局长宣布了会议决议:1、独生子女死亡救助政策由市计生局按政策核实执行;2、工作和医保已明确答复不再介入;3、关于安葬费和抚恤金由市住建局村镇办按政策予以落实;4、建议下列单位予以适当救助,并提出了建议数字,要求与会人员带回去向主要领导汇报形成结论于7月6日前将意见反馈到我局:市民政局救助1万元、市信访局救助1万元、市住建局救助6万元、市住建局村规办救助1万元、蓬塘乡救助3万元。

7月6日,我局工作人员电话催住建局和蓬塘乡报7月4日会议意见落实情况,市住建局答复与村镇办共同救助1万元,蓬塘乡答复郑军的死亡与其无关,不予救助。我局工作人员要求住建局、蓬塘乡出具书面答复并将住建局和蓬塘乡和答复意见当面告知了上访人。

    7月6日以后,郑氏夫妇频繁来我局闹访,并在政府大厅滞留了好几个晚上;7月25日早上又去市委大院闹访。

二、情况分析:

   1、上访人的上访行为为什么会愈演愈烈?

    我局党组经过认真分析认为有以下几种原因:

(1)信访人老年丧子,又是独生子,处于极度悲痛中;

(2)信访人的诉求起点过高,与结果反差太大;

(3)相关部门工作本身存在不足:信访部门对情况掌握不全面,比如信访人住址都不清楚;住建局一开始答复不果断,本来就不能认定工伤,却要为其争取工伤;本来就不能救济,却要求财政予以救济。

 (4)部门与部门衔接不够,答复口径不统一。

2、我局为什么建议住建局、住建局村规办、蓬塘乡予以困难救济?

(1)郑军是郑氏夫妇的唯一的小孩,失去郑军后,二老精神倍受打击,给予郑氏救济也是对其精神抚慰;

(2)郑德峰年势已高,前期车祸所致腿上钢板沿未取出,郑军生前还欠了一定的债务,失去郑军后,二老的生活将陷入极度困难之中;

(3)《劳动保险条例》第十四条也有非因公死亡救济的提法;

(4)市水利局下属单位水电站职工李琴案例所给的启示(附李琴案件协调会议纪要);

(5)在网上咨询了三位以上的律师,都认为给予困难救济是必要的。

  评论这张
 
阅读(37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